• 风匣里有家庭往事

  • 发布日期:2021-12-01 15:1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小时候,经常帮妈妈做些力所能及的家务,拉风匣便是其中之一。妈妈在灶上做饭,我在灶下边烧火,边拉风匣。那时学了一句歇后语“老鼠钻风匣两头受气”,我便想,为什么是两头受气呢?所以每次妈妈做晚饭,我都要抢着帮妈妈拉风匣,觉得这歇后语说得真俏皮。

  我成家时,和父母弟妹住在一起,直到弟妹大了,在亲戚朋友的帮助下,另外盖了房子才搬出来独立生活。记得刚搬家的第一个星期天,几个学生到我家玩。我中午给他们烀大饼子,炖大白菜(不怕诸位笑话,那时家里一粒细粮也没有)。由于没有风匣,灶里的火死一把活一把的。我只能撅着屁股用嘴吹风,弄得烟熏火燎、灰头土脸的。结果大白菜烧糊了,饼子却是生的。这件事长时间成了学生的笑柄。

  后来岳父从邻居家花十元钱买了一个人家淘汰的风匣,步行二十多里送给我。我试着拉了几下,拉杆都磨出凹槽了,还漏风。岳父说,把拉板勒上鸡毛就不漏风了。上那儿去弄鸡毛呢?干脆,就地取材,杀一只鸡,鸡肉正好给岳父做下酒菜。圈里四只母鸡正是下蛋的黄金时期,也顾不得那么多了。捉了其中一只,闭着眼睛,照鸡脖子就是一刀。岳父抓起鸡,三下两下就把鸡毛薅了下来。把鸡毛勒在拉板上,风匣终于可以使用了。从此,这只风匣就成了我家生活中的重要成员。据说这只风匣在老主人家服务了近四十年,我又用了十多年,后来单位分了个电动鼓风机,它又到了妻妹家,至今仍在发挥着作用。